<noframes id="nnhdf">
<form id="nnhdf"></form>

<address id="nnhdf"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nnhdf"><nobr id="nnhdf"><progress id="nnhdf"></progress></nobr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nnhdf"></address>
<noframes id="nnhdf">

      抑郁焦慮

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電話咨詢熱線: 020-87377802 020-87374117微信
      您當前位置:首頁 > 案例分析 > 抑郁焦慮 > 如果你被診斷患有邊緣型人格障礙,你如何面對?   抑郁焦慮

      如果你被診斷患有邊緣型人格障礙,你如何面對?

      來源:紅樹林    作者:羅琪    發布時間:2022-08-12    閱讀數:529

      2019年2月12日,我在深圳康寧醫院被鑒定為邊緣型人格障礙(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,BPD)。共病創傷后應激障礙(PTSD)、雙相障礙、重度抑郁(MDD)、以及分離型人格障礙。

      聽三甲精神科的心理主任醫生說,這種病是心理和醫學上最難醫治的心理疾病,它號稱“精神心理層面上的癌癥”。

      而與此同時,這是我在深圳工作的第7個年頭,第17次失業的日子。

       

      01

      頻繁的跳槽與改行,讓我感到身心俱疲,明知道這些是銷售類的工作,根本不適合內向且鐘愛獨處的自己發展,但為了生存,整個人經常分心,大腦開啟了多重任務模式,一邊工作保證生存,一邊還要分配出一部分精力去抗衡痛苦的情緒,還有一部分精力留給學習和提升自我。坐在5號環中線的車廂內,陽光潑在對面陌生人的臉上,泛起金黃。

      我在這一抹金黃中沉思,換作一般人得知自己得了癌癥,會是什么樣的心情和反應?是萬念俱灰?還是像是范中中舉那般欣喜若狂?我不知道,也沒去了解過。反正我當時我的心情是非常平靜的。是的,非常平靜。剝開平靜,里面又帶著一份很難覺察的悲哀。

       

      02

      習慣了在黑暗煉獄中生活的我,“癌癥”對我而言,已經不能算一回事了。

      過去常年體驗到的常人無法理解與共情的強烈孤獨感、深淵般的痛苦與無力、煩躁和怨恨等過山車式的情緒災難體驗,已經遠勝于“我得了癌癥”這件事帶來的沖擊。

      這種災難性的情緒體驗,具體體現在什么地方呢?

      比如,在目標即將實現時出現自我摧毀的行為。

      具體來說,在學習中,畢業即將來臨時,自己會故意中斷教育,用輟學這一行為來試圖緩解內心海嘯般的痛苦感受;
      在工作中,面對即將升職加薪時,不受控制地與領導發生激烈的爭吵和沖突,遂將自己置身于失業狀態之中;
      在戀愛關系中,明明可以明確地繼續進行時卻不知道為何,忍不住將它破壞;
      在駕駛的時候,一旦癥狀發作,有駛入高速帶自殺的沖動。
      傾向于對批評高度敏感,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,有時候會為了保住工作而強忍住懟人,甚至發展出連自己都無法覺察的幻覺、體像扭曲、牽連觀念等精神病樣。

      事后又非常后悔和自責,感到活著沒有意義,多次想嘗試自殺,或者以試圖自殺的姿態引起相應的關注。

       

      02

      在此之前,曾被誤診為單純的雙相障礙、抑郁癥、焦慮癥,曾接受過綜合的心理咨詢和藥物治療,包括但不限于精神分析、人本、薩提亞、CBT等,但效果不佳,表現為癥狀反復發作,間歇性脫落,嚴重影響工作與生活。那時候,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心理學,我從小學五年級開始,就開始思考:我父親為什么這么對待我?一副受害者的姿態。

      同時,另一種聲音又在說:我得自我救贖,給自己找出口,總有辦法解決的,只是我還沒遇到對的人和事。然后,又有一個聲音在說:不不不,還不是時候,我應該迎合和取悅我父親的期待,努力裝乖贏得他的好感,這樣他就不會跟我媽媽提離婚了,媽媽就不會傷心了,我們也就不會無依無靠了。

      這種未經覺察的認知內化成了我活著的信念和動力,伴隨著無法表達真實自我的痛苦和20年的壓抑,一直帶到成年投入工作后。

      我不敢反抗,不敢表達自己真實的需求,因為只有這樣,我父親才不會拋棄我們母子,我的家庭才不會破碎。因為只有那樣,自己的工作飯碗才不會丟,才能生存活下來。

      童年的生長文化環境和家族主流價值觀鼓勵我這么做,他們說這是對的,幸福的生活就是這樣,不爭不吵家庭和諧美滿,奉行儒家思想。人活著只有大眾利益,不鼓勵個人利益,學習雷鋒舍己為人才是對的,這種扭曲的認知觀念滲透到我的潛意識里面,潛移默化到我的行為之中。然后,我的人格被剝脫了擁有獨立的權利,被塑造成活在別人的期待里。

      沒有自我,也不允許有自我,集體利益大于一切,自己只配做個集體利益的犧牲品。

      但凡有自我的沖動和意圖,就會被家族里那些知識分子扼殺和車輪戰式的譴責和批判,他們說我學的還不夠,要繼續學。被PUA成:你是接受過教育的人,不能否定和挑戰權威,家族和學校的教育是絕對的,否則你就會跌入深淵,一事無成。

      于是,我帶著這些扭曲的認知投入到工作去,甚至滲入到自尊體系之中去,因為很懂得迎合別人的需求和利益而受到嘉獎,加上完美主義驅動的能力出眾,幾乎每一份工作都是,半年不到就升職。但是,這時候“見不得自己好”(之前做心理咨詢的探索從未探索到這里,只是停留在表面上,把我當成普通的雙相、分離焦慮、抑郁處理,直到后來才自我探索出來)的癥狀就爆發了,然后就有了故意讓領導有借口把自己辭退的“作死”行為。明知道規則和對方最忌諱的是什么,卻不由自主地去挑釁對方最恐懼的部分,因為我可以敏感地捕捉到這些特質,我把自己高敏感的天賦用錯了地方,給自己造成了人際關系和職業生涯上的死亡。

      因為只有這樣“作死”,自己的情緒和癥狀才能得到緩解。

      這是一個量變到質變的過程,每當癥狀發作或情緒暴走的時候,從最開始是隱忍,到忍不了的時候,會暴飲暴食,再到去懟人。

      結果發現那種滾筒洗衣機式的情緒并沒有得到恰當的緩解,反而形成了另一種惡性循環,身材和肚子也日漸顯赫起來。

       

      03

      這時候,差不多是2015年,也是我剛開始觸摸到心理學。

      在接下來的2年里,自學心理學的內容一遍遍地刷新了我的三觀,在接下來的時間里,它們在認知層面上給我帶來了改變,內在認知和自尊體系也因它發生了變化。無論對當下有無幫助,都囫圇吞棗一樣,啃完再說。

      我正在改變,而改變常常是痛苦的,改變固有觀念,固有認知的痛苦,肉眼看不見摸不著,那種感覺只有自己才知道。精力也從這里開始分散,大腦開啟了多重任務模式。

      作為MIBT中INFP的我,本應深度工作,在自己喜愛的寫作領域中不斷專注才能成就的我,卻反其道而行,不斷地分心。一份精力用在生存保住工作上,第二份用在抵抗著癥狀發作的緩解上,第三份用在自學心理學和研究中,第四份用在斷斷續續的實踐上。

      整個人格似乎被分解成四重,它們都是我,痛苦似乎也分成四種不同的種類,集于一身。

      但真正著手去做,選擇相信心理學自主書籍上的建議去落實,卻是在2017年。這又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,從認知的改變轉移和內化到行為上的實踐,帶著知道做到過程中伴隨著的痛苦,去體驗和感悟自我。

      一個目標是緩解癥狀,其二是更明晰地認識自己,悅納自己的黑暗面,朝著并與之相處的方向靠攏。那時候的我,也有一些經濟去支持自己主動做心理咨詢與治療了,但表達情緒和感受的能力在當時卻是處于最弱的狀態,無法用精準的語言來準確表達自己的感受。再加上不知道是不是運氣不好,遇上的心理咨詢師,他們自己的表達力也不行,導致雙方接收到的信息出現很大的誤差。他們大多數都是把我當成普通的抑郁癥、強迫、焦慮處理,稍微好一點的把我當雙相障礙處理。

      在我看來,他們在心理醫生給我出診斷的結果框架內探討問題。傳統心理治療強調改變和接受,要么改變和行為,要么接納。

      不知道是功力不足還是怎的,他們一味地強調第一層次的改變和接納。

      不敢打破常規,沒有重塑規則的勇氣和擔當。

      讓本就處于高度喚醒狀態的我越發抗拒心理咨詢與治療。加上,會遇到一些表達力不足的心理咨詢師,無法代替我說出我內心的感受進行共情和釋疑,使得咨詢進度一直原地打轉。

      不知道是心理醫生水平太菜,還是心理咨詢師自身的功力不足。都已經是一線城市副主任醫師級別以上的精神科醫師了,還停留在藥物治療和留院觀察的階段。

      還有就是遇到國家二、三級執證的心理咨詢師了,他們卻還在用最慣用的方法,比如“打開自己”來撕開我的傷口。在沒有足夠能力去縫合的前提下,引導和鼓勵我接納與改變,給本就游走于崩潰狀態下的我雪上加霜,甚至給我帶來二次傷害。無疑,咨詢效果也因此大打折扣。(對于BPD而言,兩個極端——改變或接受都不可取,DBT倡導平衡兩者)就這樣,這種模式進行了一次,兩次,三次……

      咨詢做多了,我才意識到,普通的心理師根本HOLD不住我。在不停地更換咨詢師的同時,我開始研究自己,研究心理學,研究自己和心理學之間的關系。

      結合了心理學的知識后的我,后來可以反過來給心理師帶節奏了。我為了“報復”心理師的不專業,通過自己的高敏感天賦捕捉到治療師的反移情,反過來向治療師進行提問、釋疑,并指出他們自己身上這一部分的缺失,指責他們自身修煉都不足,又何德何能來指導我?就這樣,我懟哭了三位心理咨詢師,一位心理主治醫師。正當我以為我這樣做,會給自己帶來些許的內心平衡,沾沾自喜的時候,我開始感受到自責和內疚。他們是無辜的,何必用敵對的姿態來站在認知制高點上去咄咄逼人呢?我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,我身上追求療愈自己的那部分完美主義,放錯了位置。在此,我誠摯地向他們表示歉意——對不起。是我自我修煉不足,把自己的敵對包裝后,投射到你們身上,借此來揭露你們暫時的不足。

       

      04

      自那以后,我開始警惕“屠龍者變成龍”的另外一層含義。

      強迫和克制自己在這方面的敵對情緒,在繼續深入學習與感悟心理治療方面的知識的同時,一遍又一遍地進行試錯與修正自我。那時候的我,是這么想的:既然在國內找不到契合自己需求和期望的心理師,那我就從國外的文獻找,英語底子因曾經教育中斷給我帶來了不足,那我就找翻譯好的自助書籍,通過自我覺察與審視,找出暫時不足,需要補充和填補的部分。把自己當成自己的心理咨詢和治療師,進行自我救贖。另一邊,還寄希望于能夠遇上專業的心理咨詢師和精神科醫師。

      直到我的自我救贖進度,進展到準備與原生家庭進行和解的時候,才被診斷為邊緣型人格障礙?是的,BPD后面還有個疑問號,說明連心理醫生也不確定我到底怎么了。

      不過那個時刻的我,已經不糾結于這些了。因為那時我的自我救贖進展得還不錯,我選擇再次找醫生重新診斷,目的是為了有個醫學鑒定報告,來懟我爸和我家族里的主流文化。

      這時候的我,已經進階到表達更真實自我的那個方向走了,以孤勇者的角色,代表著獨屬于自己的、初步成型的自我價值觀,獨自一人單挑全家族的主流文化和價值觀。我很清醒地認識到,我不能被未經覺察的主流文化和價值觀所影響,我要學會重構自我的自尊體系,重構自己的價值觀,重新賦予原本就不穩定的自我,以新的生命力和意義。(后來才明白這在無形中契合了敘事療法的原理)然后,我成功了,而且也失敗了。

      成功的地方表現在,他們接受了我患病的事實,并愿意聽我說完我所要傳遞的價值觀;失敗體現在,我爸說我是“詐病”,根本無法共情和認同。那一刻,我又不自覺地回憶起,他從前跟我的相處方式:在我的記憶中,父親很少著家,我特別渴望得到父親的認可與關注,渴望他能跟正常父親一樣,能多花點時間出來參與我的成長。

      母親對我很嚴厲,她白天要去磚廠上班,下班后回來不但要種田耕地養豬,還要輔導我的功課。母親忙碌顧不上自己的時候,都是由奶奶照看的,奶奶很疼愛我。

      在我3歲的時候,父親投資受騙,背負了巨額債務,父親的哥哥姐姐們都知道這事了,卻唯獨瞞著自家妻子。此時正值母親的姐姐邀請她一起出門打工,卻被丈夫以家中有老小要照顧為由拒絕,母親不知是忍受不了拒絕還是受了其他什么刺激,在集市里買了汽油就跑到頂樓就想要點火自焚,打算跟三層高的平房同歸于盡。這一幕恰好被奶奶看到,詢問我后得知這是汽油,在母親把門反鎖的最后一刻,得知真相的父親趕到,成功阻止了她自焚,避免了災難的發生。由于父親常年不著家,每個月寄給家里的錢都是通過三伯父轉賬,有時候沒準時寄錢,母親當著我的面通過電話與父親哭訴爭吵,在我不滿10歲的時候,有很多次,母親揚言拿到父親出軌的證據,拖著我說父親不要她們了,母親拉著我一起痛哭。母親經常在我耳邊重復著這樣的話:你爸不要我們了,他在外面有女人了,以后我們母子就會流浪,被趕出家門,所以你要加倍的努力,加倍地學習,好好表現,你的父親才不會拋棄我們等等。那時候的我,不知道她從那時候開始,就把她自己的恐懼和不安全感完完全全地投射在我身上。

     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,直到我成年后,這一部分的恐懼與不安全感都一直伴隨著我,直到我識別到它的存在才開始改變。

       

      05

      于是,我帶著母親的期待,從小學開始我就很懂事,懂事到按照母親的指引做事,裝乖、討好我父親。渴望獲得他的認同的同時,又生怕他看到我表達真實的想法,從而激怒對方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。于是,我的成績就因為這種動力,在班里名列前茅,可優秀的成績表現不但沒迎來父親的肯定,反過來還被父親嘲諷挖苦我是不是作弊了,才取得這么好的成績。我曾冒著風險嘗試著替自己辯解,可卻被忽視和嘲笑。

      長期以往,上課開始分心,功課也開始落后,分心的時候想的最多的是:我父親為何這樣對待我?

      母親自己,也曾試圖跟妯娌傾訴和倒過苦水,換來的卻是哥嫂的不以為意,同樣以為她那是小題大做,并勸說男人在外面工作辛苦,自己作為媳婦要發揮客家婦女三從四德的精神,要容忍和擔待,不然這個家就散了。她一氣之下收拾包袱回娘家,死活不肯回去,母親的三個姐姐都勸離婚,哥嫂才驚覺出了大事,幾番游說才把我母親勸回來。在我初三畢業那一年,終于……由于長期得不到父親的關注和認同,決定破罐子破摔,導致中、高考均失利。在高中畢業后,我直接投入到工作中,離開原本的城市,來到深圳打工。然而,就在我背井離鄉前夕,母親曝出懷孕,想要墮胎(我出生后的第四胎),我勸母親不要墮,我自己可以掙錢幫忙出一份力共同撫養。

      我媽卻流淚說還是要墮胎,第一次親口在我面前,承認自己的丈夫對我是沒有愛的,也不懂愛。

      害怕這一胎出生后,會遭受到跟我一樣的待遇,還不如墮了一了百了。我拗不過她,在離開前,用自己一天打三份工賺來的錢,瞞著所有人,給我媽買了臺洗衣機,生怕她會不會在墮胎后的冬天,還用刺骨的涼水,洗全家人的衣服。

      結果,我買洗衣機的事情,被父親以花錢大手大腳為由,指著鼻子一頓臭罵。說我沒能力賺錢,花錢倒是大手大腳,是當媽的的沒教好兒子,我們都不是東西。

      時隔一年后,我有次從深圳回老家,卻看到從不洗衣服的父親興沖沖地抱著全家人的衣服放洗衣機里洗,晚上還主動收拾出自己的房間給我住。當時的我,以為父親轉性了,終于學會關愛了,連忙包了兩個紅包給他。

      事后才發現,原來當時他只是貪圖我房間里的床,換了新的,想自己先體驗一把新床。

      家里新添的彩電和家具,都是自己在外面賺到錢后寄給家里添置的,此前一直沒變過。

      自那以后,就再也沒見過他有什么好表現了。果然,試圖改變他人的我,錯了。

      自那以后,我決定與他保持距離,簡歷邊界感。他是他,我是我。

      我應該把重點優先放在自己身上,自己都還過不好,哪來的閑暇去管他人。

       

      06

      結果,又遇到了新的問題。

      我的自我覺察告訴我:我是一個“見不得自己好的人?!?/b>

      這時候的我,已經研究過關于BPD的資料了。比如BPD的概念、診斷標準、病理機制、臨床表現和治療方法。

      遺憾的是,方法有了,認知和概念也清晰了,可是改變的勇氣從哪來?這又成了另一個障礙。

      都說BPD隨著年齡的增長,到了30多歲之后,40歲后會自然痊愈(不再符合BPD的診斷標準)??墒?,我還是想要在30歲之前遇見真實的自己,能長及所長的同時,實現自我成就,價值變現。

      我沒有時間白白浪費在空等BPD自然愈合上,在做了很久的心理斗爭后,我選擇主動出擊,但光有那一股頭腦一熱的勇氣是遠遠不夠的,我沒有信心走出來。直到一次偶然的機會,我得知到治療BPD的優選心理治療方法之一——辯證行為療法(Dialectical Behavior Therapy,DBT)的創造者[美]馬莎·萊恩漢(Marsha Linehan),她在美國華盛頓大學就職心理學教授。同時,她曾患過BPD。

      那一刻,我仿佛看到。在我千瘡百孔的世界里,照進了陽光。

      我吸收了DBT療法的精髓,并讓自己嚴格按照上面的指引去踐行。

      我嘗試著在自我療愈中,運用自相矛盾、隱喻、魔鬼的提倡技術、擴展、慧其心智、榨取檸檬中的檸檬汁、允許自然變化以及辯證性評估來接受與改變目標之間達成平衡。結合了敘事療法的原理,同時運用行為分析和分級問題解決,來改變自己不良的認知和行為反應。然后,我蛻變了。痛不痛苦?說不痛苦是假的。每改變一個不良的認知和觀念,就如同在做變性手術一般痛苦。一個接著一個,如此循環往復,直到不良的認知和行為被重塑成——不需要刻意練習,也能獨立存活。邊緣型人格障礙的痊愈標準是什么?

      不符合BPD的診斷標準,就稱之為痊愈嗎?我不知道??傊以谀X神經科學上、心理學上,都沒有找到一個統一標準的答案。

      我只知道,我已學會帶著癥狀去工作和生活。并開始運用敘事療法的原理,重新給自己的過去賦予新的生命意義。

      現在的我,已不符合BPD的診斷標準了。

      不需要吃藥,更不需要進行心理咨詢與治療。過去的一切,原生家庭也好,生長環境也罷。

      無論來源于先天還是后天,它們的的確確都給我帶來了影響。

      只不過,現在的我,將這一切的經歷視之為一枚硬幣。既然是硬幣,那自然有正反兩面。

      其中一面,是給我帶來痛苦的暴擊,我怨他恨他報復他。

      可是另一面呢?

      他成就了我,倒逼著我成長與蛻變。

      這,或許就是上帝賜予我們的禮物。他向人間撒下智慧,卻從不直接給予。

      幸運的是,我沒有選擇撐傘。

      而是選擇擁抱它。

      我雖然因為過去的各種因緣際會,只有高中學歷,卻不會因這種際遇自我攻擊。

      如今的我,進修了應用心理學專業,我即將迎來本科畢業。我深知BPD的痛苦,以及BPD共病發作的體驗有多糟糕。

      盡管個案的經歷不同,但我仍然希望,我能以BPD過來人的身份,去幫助更多的,還處于痛苦之中的人們,一份力量。

      久久婷婷五月综合网